万州|黔江|涪陵|渝中|江北|南岸|北碚|渝北|巴南|长寿|江津|合川|永川|南川|綦江|万盛|大足|璧山|铜梁|两江新区

丰都|垫江|武隆|忠县|云阳|奉节|巫山|巫溪|石柱|秀山|酉阳|彭水|城口|荣昌|开州|梁平|大渡口|沙坪坝|九龙坡|潼南 

首页>重庆频道> 民生>正文

追记重庆开州关面乡泉秀村支部书记周康云

2019-08-15 13:23:26 | 来源:重庆日报 | 编辑:欧平淑 | 责编:石丽敏

  原标题:“乡亲们的事,我不干哪个来干?”——追记开州区关面乡泉秀村支部书记周康云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1

图①:周康云深入村民家里调查了解情况。(开州区委宣传部供图)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2

图②:8月14日,开州区白鹤街道,周康云家中,尹中翠思念老伴,她说老伴虽然走得早,但为了村民值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3

图③:周康云工作笔记上的日期,永远停留在了8月7日。他留下的十余本工作笔记,承载着对乡亲最深沉的爱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4

图④:8月14日,在周康云遇难的天生桥下,周厚清抬头望着周康云坠落的高耸的崖壁伤心不已。

(本组图片除署名外由特约摄影钟志兵摄)

  立秋时节,漫过胸口的东河河水已变得冰凉。

  周厚清脸颊的泪,却比河水还要冰凉。

  周厚清从未想过:有一天,自己会肩扛搭档15年的周康云的遗体,趟过湍急的东河。

  湍急的河水,在漆黑的夜里咆哮,却无法淹没河畔数百村民的哭泣声。

  全身骨折、白布裹身,62岁的周康云就在村民的哭泣声中,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。

  为贫困户检修水管坠崖

  “周书记,我们带你回家……”

  8月8日,立秋。在为贫困户谢开财检修水管时,开州区关面乡泉秀村村支书周康云,连人带摩托,坠入50余米深的天生桥崖壁。

  自今年5月16日谢开财膝盖因风湿性关节炎做完手术后,周康云一力承担为谢开财检修水管的事。

  “前两天落雨,水管不晓得是堵了还是断了,不来水了。”谢开财记得,当天13时左右,周康云骑着摩托先行前往天生桥处检查水管,“我腿脚慢,就跟在后头慢慢走上去。”

  20余分钟后,谢开财走到天生桥处,却不见周康云的身影,“电话也打不通,山里信号不好,打不通电话是常事,我以为周书记往水源地七里坪去查看了,也没有太在意。”

  谢开财不曾想到,就在天生桥下、尹家湾河沟绿阴潭,周康云的鲜血已浸染河滩。

  连日暴雨后的尹家湾河沟,河水暴涨,摩托车红色的尾箱被冲至尹家湾河沟与东河交界处。

  立秋的夜,19时还有微光,路过绿阴潭对岸麻子坪的谢宗均无意中瞥见了那一抹红色。

  此时,距周康云坠崖已过去近6个小时。

  “麻子坪与绿阴潭隔河相望,河道宽近40米,如果不是尾箱被冲出来,根本就发现不到底下摔了摩托。”闻讯赶来的村民委员会主任周厚清从未想过,摔在河滩巨石上全身骨折的会是周康云。

  漫天乌云,遮蔽月光,东河在峡谷间激荡。

  从橱柜里扯出一床崭新的、雪白的床单,谢国东和周厚清、张斌、向可国、马龙江、杨林均、谢开洪、谢国辉等人,趟过齐胸深的东河,为周康云裹上白布。

  麻子坪至绿阴潭,一条安全绳已连通两岸。

  与谢国东一起扛起周康云,靠安全绳趔趄着在东河里前行,周厚清轻声念叨着:“周书记,我们带你回家……”

  话未说完泪两行。东河的咆哮, 呼应着麻子坪上村民的哭泣声。

  寒冬粪坑里为村民救猪

  “周书记是好人呐!”

  天生桥上,年近八旬的王显平泣不成声。

  “周书记是好人呐,老百姓的事他都记在心上。”年事已高、腿脚不便,王显平借着手电光,一步一步挪到周康云坠崖处,喃喃自语。

  王显平和老伴原本居住在海拔近2000米的高山上,靠种些苞谷、洋芋过活,房屋损毁严重,属于深度贫困户,生活极为艰难。

  2016年5月,村里利用扶贫帮扶资金3.4万元,在村里为老两口修建了一栋平房,并配置了土地,将老人搬下山,并利用财政扶贫资金在村里的开州区木香种植专业合作社入股,每年能拿到分红1000多元。

  王显平记得,去年腊月,自家的肥猪从圈里掉进粪坑。

  “百多斤啊,我们两个都是快80岁的人了,眼睛看到干着急,一点办法没有。”无奈之下,王显平拨通了周康云的电话。

  天寒地冻,周康云卷起裤管就跳进了粪坑。

  “一开始用木板搭桥,想把猪拉起来,结果木板断了。”一次不行两次,周康云在粪坑里泡了40多分钟,这才搭好桥,将猪儿赶了出来。

  猪儿得救了,周康云却浑身沾满粪便,冷得打哆嗦,却只是在水龙头下简单冲洗就离开了。

  “喊他进屋喝杯热水,他却说一身都是猪粪,不能脏了屋。”王显平抹一把鼻涕,泪眼里全是周康云的身影:修房子、通电、通水……

  生前,周康云常说:“老百姓的事,我不干哪个来干?”担任村干部37年、任职村支书15年,他的点滴事情,群众记在心间。

  周书记带着村民修路

  “我们是得了好处的”

  年过50的村民谢开国记得,2005年6月,周康云任职村支书不久,就决定带村民打通泉秀村到七里坪的“毛路”。

  “泉秀村最低海拔700多米,最高海拔2400多米,落差超过1700米。”关面乡党委书记郑斌虽然自小在开州长大,初到泉秀时,依然被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所震惊。

  崔巍的大山,峡谷里蜿蜒流淌的东河,养育了泉秀世代村民,却也成为无法逾越的屏障,圈养着世世代代的贫穷。

  泉秀的穷,谢开国刻骨铭心。

  “一下大雨,坡上的土就要被冲走。”在谢开国的记忆里,“种的洋芋、苞谷是‘十年九不收’”,村民也难有其它收入来源。

  “唯一的出路就是七里坪,种点木香管钱。”但平均海拔近2000米的七里坪与泉秀村之间,只有一条宽不到30厘米的“毛毛路”相通。谢开国印象深刻,“车子上不来,木香全靠背下去。”

  村民们做梦都想把“毛毛路”修成能通农用车的“毛路”。只是,要把沿途都是悬崖峭壁的“毛毛路”修成“毛路”,又谈何容易。

  2005年6月,周康云带着村民,向七里坪发起了第一轮挑战。

  “没日没夜,每家每户分一段路,全靠锄头、铁锹挖,一截一截地刨。”年过七旬的唐绍权记得,那段日子,周康云就吃住在工地上,肩挑背扛,和村民一寸一寸地修路,“修了两公里,从太平桥到煤炭槽,实在修不动了”。

  如今,泉秀村到七里坪的产业路已经全线修通并硬化。泉秀村的木香种植面积也已经扩大至两万多亩。2018年,全国木香销量约3000吨,泉秀村销量900吨,销售收入900余万元,泉秀村人均销售木香收入逾1万元,许多村民建起了新房。

  “修了路,我们是得了好处的。”谢开国一家,种了10多亩木香,去年销售收入5万多元。忆及周康云,谢开国又红了眼圈。

  38年的老党员

  “不能忘了当初为啥子入党”

  看着村民脱贫致富、住进新房,周康云喜在脸上、甜在心里,可他自己却一直借住在闲置的村校里。

  8月14日,当记者走进这间面积不足30平方米、散发着霉味的低矮平房时,已是人去楼空。

  平板床上被褥叠放整齐,角落里摆放着锅碗瓢盆;门外,一双老式胶鞋虽然破旧,却洗得干干净净……

  2004年,为了两个儿子更好的发展,周康云借钱在交通更为便捷的开州区白鹤街道买了套房子,但为了工作方便,他一直借助在闲置的村校里。

  “周书记特别节俭,虽然外头的衣服都穿得周正,但里面的其实都是补了又补。”郑斌告诉记者。

  “很多人说他傻,村干部30多年、村支书10多年,买套房子都要欠一屁股债,抽根烟都要从牙缝里挤出两块钱。”白鹤街道,老伴尹中翠抱着周康云的遗像,未语泪先流。

  生前,周康云常说:“1981年入党、1982年当村干部。老党员了,我不能忘了当初为啥子入党。乡亲们的事,我不干哪个来干?”身已去、音犹在,朴实无华却掷地有声!(记者 陈维灯 实习生 胡梦)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