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州|黔江|涪陵|渝中|江北|南岸|北碚|渝北|巴南|长寿|江津|合川|永川|南川|綦江|万盛|大足|璧山|铜梁|两江新区

丰都|垫江|武隆|忠县|云阳|奉节|巫山|巫溪|石柱|秀山|酉阳|彭水|城口|荣昌|开州|梁平|大渡口|沙坪坝|九龙坡|潼南 

首页>重庆频道> 会客厅>正文

重庆老兵蒲良培愿用一生兑现入党誓言

2019-07-19 10:26:56 | 来源:重庆日报 | 编辑:欧平淑 | 责编:石丽敏

  原标题:助学、填写遗体捐献...... 老兵蒲良培愿用一生兑现入党誓言

  蒲良培精彩语句

  我这一辈子,没给国家做什么大事,那就尽量把小事做好吧。

  那啷个一样嘛!以前我确实怕当兵,但现在是参加人民军队,我就愿意当!

  我小时候家里穷,就读了几年私塾。现在国家强大就要靠有知识的年轻人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因为没得钱就不读书啊!

  我是军队的人,当然要捐献给军队的医院。

  入党宣誓的时候,我说过“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”,我这一生就是要兑现我当年的入党誓言。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1c1b0d134e881e9b57e249

蒲良培。

  在朝鲜战场负伤立功,回国后由陆军转隶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,退休后49年来不间断资助26名贫困生达17万元。最近,他还填报了遗体捐赠表格,在去世后捐献自己全部器官和遗体……

  “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”是一句入党誓词,老兵蒲良培穷尽一生都在为兑现这一句誓词而努力。

  苦孩子看见了希望

  “我这一辈子,没给国家做什么大事,那就尽量把小事做好吧。”7月14日,一个星期天,88岁的蒲良培回忆曾经走过的路,话语间全是云淡风轻。

  与这份云淡风轻截然相反的,是这位老兵波澜壮阔的一生。

  1931年,在四川省西充县一个贫寒之家,蒲良培出生了。在此之前,蒲家已有4个儿子。他的出生曾经带给这个家巨大的喜悦,但这份喜悦后来就变成了巨大的恐慌。

  “我从十二三岁开始,就一天到晚在躲那些抓壮丁的人!”蒲良培整个少年时代,都被“抓壮丁”的阴影所笼罩,以至于他半个多世纪之后忆起这段时期,依旧充满苦涩。

  蒲良培还年幼时,大哥、二哥、三哥先后被抓壮丁。等到四哥被抓时,蒲良培已经开始记事。“当时我四哥全身长着疥疮,走路也不大行,但是来抓壮丁的人居然把他抬走了。”蒲良培回忆。

  等到蒲良培十五六岁时,他自己也开始到处躲抓壮丁。最危急的一次,靠着大嫂把他塞到床底,才勉强躲过。

  “我躲到父亲工作的盐井,躲到表哥做活的地方,躲到一切可以躲的地方去。”蒲良培就在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里,一天天长大。

  1948年底,蒲良培的家乡来了一个奇怪的老师。这个老师带领青少年上夜校、讲革命道理之余,还组织大家成立了“代耕队”,帮那些家里缺劳动力的穷苦人家耕地。蒲良培至今觉得那个老师身上充满了某种“魔力”,自己就是愿意跟着这位老师,听他讲山外边的革命烽火。

  “穷人不该总是受穷,要团结起来找出路。”这些朴素的理念,成为了蒲良培心中的火种,这火种散发的光芒,极大地驱散了他少年时代对抓壮丁的恐惧。

  “我愿意当兵保家卫国”

  1949年底,西充解放。蒲良培迎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。

  “那个时候,不晓得为啥子,就喜欢跟着穿军装的人跑。”刚刚18岁的蒲良培也因这份积极性,先是被选为征粮委员,后被抽去县里参加土地改革,最后又被调回乡里搞农会等等。

  1950年,已是民兵干事的蒲良培接到一个简单任务,与另外一个民兵干事一道去动员两位适龄青年参军。

  “还要动员啥子?不就要两个兵吗?我们两个不正好!”半路上,蒲良培忍不住抛出了想法。

  对方打趣道:“你原来一天到晚躲抓壮丁,还敢主动去当兵?”

  “那啷个一样嘛!以前我确实怕当兵,但现在是参加人民军队,我就愿意当!你是不是怕了?”蒲良培反将一军。

  嬉闹一阵后,两人打定了主意,掉转头直接朝区公所征兵处赶。

  “三十多里路哇,我俩是一路跑着去的。”蒲良培回忆,赶到征兵处的一个大坝子,上百人都在那里等,可就是不见征兵处的人出来。

  这一等,就等到了下午日头西斜,终于出来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,扫了一眼大家,大声问了一句:“这回当兵,是要去打仗的,你们怕不怕?”

  “不怕!怕就不得来了!”蒲良培告诉记者,当时他喊的声音最大。但即便如此,干部模样的人还是充耳不闻,又转进去了。

  “前前后后问了我们3次。”蒲良培笑道,当时他还特别纳闷,后来才醒悟过来“那是对我们的考验。”

  当时,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已经开始,征兵干部也早已明言,此番征兵就是为了补充赴朝参战的兵员。

  “我那是去保家卫国,不怕!”当问及当初怕不怕上战场时,蒲良培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