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州|黔江|涪陵|渝中|江北|南岸|北碚|渝北|巴南|长寿|江津|合川|永川|南川|綦江|万盛|大足|璧山|铜梁|两江新区

丰都|垫江|武隆|忠县|云阳|奉节|巫山|巫溪|石柱|秀山|酉阳|彭水|城口|荣昌|开州|梁平|大渡口|沙坪坝|九龙坡|潼南 

首页>重庆频道> 会客厅>正文

90后川剧演员第一人周星雨:身上有传承的责任

2019-01-09 16:00:17 | 来源:重庆晨报 | 编辑:欧平淑 | 责编:石丽敏

  原标题:“川剧小花”周星雨首开个人专场,是90后川剧演员第一人 川剧不再是兴趣和饭碗 身上多了种传承的责任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1547001705(1)

周星雨参加公益活动时与留守儿童合影

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1547001709(1)

上游新闻记者 高科 摄

  “手眼身法步,昆高胡弹灯”,川剧博采众长,流光溢彩,舞台名优辈出,代有人才。

  重庆市川剧院当红“川剧小花”周星雨,舞台上琢磨技艺,遍尝人间悲喜,生活中,却只是个追求简单、一心从艺的90后美女。

  “川剧皇后”沈铁梅说,弟子周星雨身上有种难得的纯粹,“做人老实,吃苦耐劳,这样的好徒弟哪个不想要不想教?”

  “巴蜀鬼才”魏明伦只看过她的《金山寺》,拍手称奇,“周星雨为这出传统戏带来突破,我从小看《金山寺》,从来没看到这样一条白蛇,就旦角来说我觉得是最佳了!那么多超高难度动作,把柔术舞蹈化、戏剧化,舞台上集中呈现百般变化,应接不暇。”

  2019年1月1日,新年伊始,万象更新。入行16年,周星雨迎来首个个人专场,《北邙山》《打神》《金山寺》三部折子戏诚意满满,技艺精湛,全场戏迷大呼惊艳。

  这是真正属于她的高光时刻,周星雨成为90后川剧演员举办个人专场第一人。曲终人散,她又成了那个快快乐乐的梨园姑娘,站在艺术人生的新起点上,她跟记者敞开心扉聊了起来。

  学戏

  “手上的冻疮让爸爸哭了”

  不少艺术家在回忆过去时,常常会说起一些“误打误撞”的经历。对于周星雨而言,与川剧艺术结缘,说起来,算得上一桩“乌龙事件”。

  “我老家在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,12岁那年,四川省川剧学校刘萍艺术班过来招生,家里说让我去试试看,结果初赛复赛决赛文化课一路绿灯,我被录取了。”周星雨回忆,那年共有近千个娃娃报考,她成为幸运的50人之一。

  周星雨的爷爷和爸爸都是老师,全家人对她的期待本是从事音乐工作,唱戏,却是想也没想过的。

  12岁的小姑娘就此一个人远行。学校在成都,那么小的女娃娃,家里人放心?“完全放心噻,爸妈也提前考察过,我们学校管理非常严格,50个学生几十个老师,都是很资深的川剧老师,基本是“一对一”管理,我们那时洗衣服洗头都恼火,还好老师很有责任心。”

  “六点起来晨跑,七点半早餐,完了训练一上午基本功,下午一点到三点唱腔课,四点到六点上戏课,晚上基本泡练功房复习学的戏。”作息近乎严苛,小姑娘也一度打起退堂鼓。

  “本来学川剧就是乌龙嘛,我想学的是流行歌曲这种音乐,唱戏从头学起太恼火了。”周星雨说,前半年适应期太挣扎了,“9月开学后很快天气很冷,那时条件好苦哦,练功房没空调,穿个形体裤冷惨了,冰冷的把杆,我们小娃娃个个手上都长满冻疮。”

  她伸出双手给记者看。“很粗糙哈?这就是后遗症。第一个寒假回家,我老汉儿看到都心痛哭了,我是第一次看他哭哦。”

  这批娃娃最终坚持了下来,原因何在?周星雨眨巴着眼睛,笑道,“所以说我们学校的老师是真的有责任心的老师,他们也晓得条件艰苦,但天天都鼓励你,‘娃儿来了就安心学,条件好要珍惜’,这些话小娃儿还是爱听,真的感谢老师们耐心好,慢慢就安心下来了。”

  来渝

  “师父的《思凡》让我震撼”

  成都学戏的记忆,至今是周星雨心里最温柔的一块,“我们不能出校门,老师们每周回家就带很多零食来,鸡爪、兔头、牛肉干,变着花样带,他们晓得娃娃辛苦。冬天很冷,就悄悄给你说,熄灯过后悄悄咪咪来我屋头睡,因为老师跟我们在一层楼嘛,他们屋头有电热毯,真的是当自己娃儿了。”

  艺校一待就是四年。16岁时,周星雨出落成了水灵灵的小美女。就要跟同学们告别刘萍班了,这里让她很舍不得。

  除了对成都的感情,她笑说犹豫还因为自己当时“没得见识”,“读书的时候比较封闭,对重庆川剧院没啥概念,以为最好的川剧就在成都。哪怕大家都在说院长沈铁梅是川剧领军人物,我当时没看过现场,真的没概念,想起也是搞笑。”

  后来她跟同学来到重庆川剧院考试,终于远远看到了传说中的沈铁梅。“我们在台上表演,院长那时还不是我老师,她坐在舞台下方亲自挑选,我跟她也没有直接见面,远远看去很严厉的样子,后来演完她觉得可以,我就留下来了。”

  第一次现场感受师父技艺的精湛来自《思凡》。“师婆婆竞华唱过,师父铁梅也唱过,但以前都是影音资料,直到毕业后在重庆第一次听老师的现场,我的天,确实震撼了,一下惊到了,太好听了!”

  唱的是啥,这么好听?她稍一定神,哼唱起《思凡》名段【朝阳歌】来:“下山来,我好不快活,但愿寻着那哥哥,我与他早日结丝罗。生下五个男娃娃,再养两个女娇娥。做一个五男二女,七子团圆,喊爹是他,喊妈是我。喊的喊爹,喊的喊妈,扯的扯来拉的拉,那时节才是真快乐!”

  这震撼至今记忆犹新,说起来仍激动不已。“她的味道我在任何川剧艺术家那里不曾听到,是种细微的微妙的难以言说的妙处,就是跟别人不一样,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拜师学戏。”

  拜师

  “老师说,幺儿乖,好生跟我学”

  中国戏曲梅花奖,戏曲界人士的最高表彰。1988年,23岁的沈铁梅便首摘梅花,此后又分别于2000年、2011年分别拿下“二度梅”、“三度梅”,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“梅花大奖”艺术家。

  戏曲界皆知,沈铁梅对艺术精益求精,要求严格,指导的年轻演员众多,但正式收入门下的弟子寥寥。“但说来也怪,虽然我不熟悉她,但我也没怎么害怕,可能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惯了吧,反正从进川剧院起就没怕过她。”她甜甜笑着,“慢慢的我反而很黏她,她也疼我。她私下很温柔,弄点吃的买点零食也喊我去办公室。”

  那么多新人,为啥就疼你?周星雨灿然一笑,“可能我一直比较刻苦吧,老师说她喜欢刻苦的娃娃。”

  这问题记者也当面问过沈铁梅,“星雨这娃儿有种少见的纯粹,做人也好学艺也罢,踏踏实实,干干净净,我喜欢这种干净的学生。”

  这个刻苦的孩子,也是偶然间被沈铁梅注意到的。

  “还是《金山寺》这个戏,几年前本来不是我演白蛇,当时主演姐姐突然怀孕了,院里觉得我武戏比较好,让我顶上。我很忐忑的,戏里武功技巧那么多,每个都要练习几百遍才能保证舞台效果,经常撞到碰到,膝盖常常是破的,而且我那时没学会偷气换气这些,演得很累。有一天,院长来视察工作看到了,就关心我累不累啊,我说演戏嘛很正常不算累,她就觉得这娃儿不错嘛吃得苦,性格也坚韧,慢慢就更关照我了。”

  最终促成这段师徒缘分的,则是已故川剧名家王世泽先生。“王爷爷教我他的拿手戏《北邙山》,完了他给院长说,这娃娃条件还可以,你咋个没想到收成徒弟呢,院长听了就笑了;后来王爷爷又来给我说,你有这么好平台,院长天天在身边,咋个没想到拜师?”

  “有了王爷爷这一出,我就大大方方跟院长说了心意,一说她就答应了!”星雨模仿起师父收下她时的样子,“老师笑着说,‘要得,幺儿乖,那以后好生跟到老师学嘛。’”

  这场三年前的喜事,也改变了周星雨对艺术的认识。“可能以前喜欢川剧是从小训练培养了兴趣,同时也有点把唱戏当成自己谋生的工具,真正拜入老师门下后,我很快想清楚一个问题,川剧于我而言不再是兴趣和饭碗了,我再不是为自己一个人唱川剧了,我是铁梅的徒弟,身上多了种传承的责任,不求为老师长脸,至少不能丢脸啊!”

  讲这番话时她一脸认真,眼神写满真诚。“我们这辈年轻人已经很幸运了,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不全力以赴。”

  “以前我偶尔客串过一些电视剧,也拍过一些微电影和纪录片,但那些仅仅是尝试,我还是最喜欢舞台,大概川剧已经融入血液了,是我无法脱离的有机体了,我肯定也有明星梦,但这只可能在川剧上头。”周星雨说着,眼里散发着照人的光彩。

  相关新闻

  她是留守儿童最爱的“红樱桃姐姐”

  周星雨快人快语,性情爽利,不唱戏时,她说自己就跟其他90后一样,喜欢简单的生活,“平时一般宅在家里,早上起来默一下戏,回味下唱腔,一天这样开场就很满足了,空了也爱追追电视剧,听听音乐,最喜欢制作精良的古装剧,像孙俪的《甄嬛传》,演技没得挑,音乐喜欢周杰伦,感觉他既现代又传统,好耍得很。”

  除了演戏,周星雨也为公益投入了大量精力。记者发稿前日,作为公益大使“红樱桃姐姐”的她,刚从石柱县三河乡小学慰问归来。

  “我们给孩子们带去了冬季爱心物资,有帽子、围巾、手套、书包、足球……孩子们非常高兴,现场看到许多小朋友的小手和耳朵长了很严重的冻疮,大部分有溃烂的伤口,又青又紫。”周星雨说,孩子们收到礼物都特别开心,手舞足蹈的。

  “这是我担任红樱桃爱心大使的第三年,这三年中我去了重庆周边很多区县,春夏秋冬我们都会固定去不同的地方看望一些留守儿童及老人。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能有幸参与其中我感到非常值得,如果条件允许,我会一直跟随这个团队将爱心传递下去。”(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赵欣)

  人物档案

  周星雨,重庆市川剧院优秀青年演员,重庆市舞台艺术之星新星奖得主,师从“三度梅”川剧表演艺术家沈铁梅,2019年1月首开个人专场,是90后川剧演员第一人。代表剧目:《白蛇传》《北邙山》《打神》《金山寺》等。

 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